【私心‧APH】

作者/Clover

和作者及讀者交流→

回覆

小說更新時通知我!→

訂閱

閱讀完畢!給予評論→

寫得不錯!給予鼓勵→

評論

推薦

回覆:2013/1/18 上午 01:48:02
  45 篇 by Clover
更新:2013/1/2 下午 12:35:00
13 訂閱
1 推薦
顯示本頁網址  會員登入

丹灣/溫室裡的花朵

◎APH自律聲明〈注意!此篇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,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。〉

◎本篇為丹x灣。
◎要說配對嗎?其實也沒有多配對(?)感覺起來比較像朋友。
◎部分牽扯到臺灣歷史和哥本哈根氣候高峰會。
◎有遵守禮儀,以人名稱呼及插入不相關符號。

不能接受者請按回上一頁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「謝謝。」夜色早早降臨在哥.本.哈.根濕冷的街道。灣娘笑著對收工準備離去的大學生們說道。
  「謝什麼呢?」一個正將印著「泡水的台北101*註一」的看板收進袋子的女學生抬頭問道,她視線掃過一圈後,笑著說:「唉啊,我們本來就要位全球暖化盡一份力。而且,我們覺得有必要讓世界知道──臺/灣很重視這個議題。」
  「是啊!」正脫去臺.灣.黑.熊布偶裝的男大學生附和著。「臺/灣沒有忘記任何國際重要的會議、議題、活動,他們實在不應該忘記我們的存在。我們是主權獨立的臺/灣!」
  在同學們的拍手叫好中,他轉身與大夥擊掌。灣娘則是感動地看著這群熱血青年;在這個大家只看中/國臉色,自家政黨狗咬狗的年頭,有人仍為她奮鬥!是的,她不應該被忽視遺忘,她應該要繼續爭取她該有的地位,她不能辜負他們!她是主權獨立的!
  「灣娘。」她聞聲轉頭。「我們以身為臺.灣.人為榮,我們永遠以妳為傲。」大學生們齊聲說道,並綻放燦爛、溫馨、自信的笑容。
  「謝謝。」那份溫情會集成感動,灣娘幾乎泛紅了眼眶;但突如其來的話語打斷了她的情緒。
  「真是一群愛國青年。」裹著棕色大衣的男子燦笑,淺色且明亮的藍色眼眸有著一絲神采。「那黑熊人偶很受歡迎呢!」
  「嗯,那可是我家的特有種呢!」灣娘自豪地回答。不過,眼前的這位男子看起來真是眼熟。
  「哈哈,忘了先自我介紹。」男子搔搔那頭偏銀的刺蝟頭,樂天地哈哈笑了幾聲,然後伸出一隻手,說:「我是丹/麥。妳好,台/灣。」
  「咦?你認得我!」灣娘驚呼。以她現在的處境而言,認識她的國家少之又少、屈指可數。
  「妳忘了?今年夏天,我有去參加妳家舉辦的世界運動會。」他笑得眼睛瞇成一條直線。「那個……在高……高/雄,對吧?」
  「嗯。」沒想到,他連住辦城市都記得。咧開甜美的笑容,她問:「那時,玩得還愉快吧!」
  「嗯,還不錯;不過,好熱啊──」丹/麥呵呵笑了兩聲,然後開始打量起灣娘的打扮,並問到:「妳穿這樣夠暖和嗎?」
  算吧。灣娘穿著厚厚的羊毛高領毛衣,保暖的長褲,再搭上寒流時才會出現的羽絨外套和圍巾;所以,應該可以算是暖和吧?灣娘點了點頭。只是,那點頭讓丹/麥覺得她在打哆嗦;於是,丹/麥二話不說拉起灣娘的手走向街上的商家。
  「丹、丹/麥,你要帶我去哪裡?」灣娘驚慌地問。
  「服飾店。」他回看著臉微微被凍紅的灣娘。「妳穿這樣不夠保暖。」
  「唉啊,我家寒流來的時候,我都穿這樣。沒關係啦!」
  「妳家在這麼冷,也比不過十二月的哥.本.哈.根。臺/灣的街頭不會有零度以下的氣溫。」大大的掌推開掛著「OPEN」牌子的玻璃門。

  「這樣好嗎?」灣娘手裡捧著米白色的毛帽,站在服飾店的門口。
  「當作見面禮就好了啦!」丹/麥笑了笑,替灣娘戴上。「妳真是天生的衣架子,好可愛啊!」
  灣娘望著大大落地窗映出的自己的倒影。嗯,不錯看。「謝謝你。」她看著同樣映在上面丹麥的倒影。「可是,髮飾被擋住了……」灣娘邊說邊取下花形髮飾。
  「那是什麼花呀?」
  「梅花。」灣娘嫣然一笑,說:「梅花,是我的國花。它只在冬天開花,而且越冷越發、堅忍不拔。」
  「嗯,我喜歡這論調。」丹/麥讚許著,然後又說:「這樣有比較溫暖吧!」
  「嗯。」灣娘用力地點點頭,深怕對方又沒看清楚。兩人漫步在哥.本.哈.根的街道,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國際議題和這次氣候會議的主軸。黃暈的路燈一盞接著一盞亮起,試圖讓冷晚添增一些溫度;但大多數的人早就躲到屋內避寒去了。灣娘跟丹/麥來到寥寥無幾的廣場。
  「你這冰雕真的超震撼的!」他們駐足在溶去一半且露出金屬骨架的北極熊冰雕*註二前。
  「沒辦法,現在暖化真的太嚴重了!再這樣下去,以後就見不到這樣的大家夥了。」丹/麥露出少見的嚴肅表情。「唉,真的快變成大溫室了……」仰頭,望著灰冷的穹空。
  「溫室……」灣娘垂下頭。
  「怎麼了?」有重哀傷的感覺。
  「沒什麼。」灣娘閉上眼,說:「只是,想起他們曾說過的話……」

§

  「哇,妳好可愛啊!」荷/蘭見到她第一句話是這麼說的。「當我妹妹好不好?我會把妳當溫室裡的花朵,好好呵護的。」

  「好了,這是妳的名字,啊嚕。」經過兩、三的政權更替,她被王耀帶回王府。王耀拿起宣紙,漂亮的行書勾勒出她的名字──臺/灣。「從今天開始,妳就是我的妹妹。女生要有矜持,沒事別亂跑,不要跟不認識的人來往,啊嚕。」
  王耀教她很多很多東西,但同時也給她諸多的限制。明明是自己的事,卻要由別人替她決定。這樣就算了,那些官員在她面前總是用「少主是為小姐好」「這種小事不用小姐來操心」,但轉過身,脫下官服、官帽,開始你一言我一句地嫌她是拖油瓶、溫室裡的花朵,什麼都不懂。

  而那些打敗王耀哥哥,還要求開港通商的外國人也是如此。
  「唉啊啊,中/國的妹妹長得真漂亮!」
  「難怪王耀這麼寶貝她,保護到簡直就像……」
  「溫室裡的花朵,哈咍哈……」異口同聲地令人討厭。

  外國人這樣調侃就算了,連自家人都不放過。
  「本田二哥,為什麼?」灣娘的淚如斷線的珍珠,滴落在血腥的戰場上,長長的水袖沾著怵目的血。
  「哼,」寒氣逼人的武士刀輕輕擱在那如桃花般粉嫩的臉上,本田 菊冷笑:「勝者為王,敗者為寇。這樣的世界規則,豈是妳這溫室裡的花朵能了解的。」血從尖刀底下緩緩滲出。
  她是不會忘記,被接到本田家後,菊叫他「溫室裡的小花」時,那輕蔑的嘴臉。

  以為脫離哥哥、自我獨立,「溫室裡的花朵」這形容詞便會跟著消失。
  「找她商量幹嘛?她只不過是被王耀、本田養在溫室的花。」軍事專政的上司,甩上辦公室的門。

§

  「你看,我到哪裡都不能和你們平起平坐。主權,這麼重要的事,我卻沒辦法爭取到。」灣娘望著半溶的冰雕,墨色的眼眸有些沉鬱;自己似乎像那隻北極熊,未來有著絕望的氣息。嘆氣,她輕輕地說:「這麼多年了,我連最基本的身份地位都沒辦法維護,沒辦法讓大家認同,他們都說我是溫室裡的花朵……看來,我真的是……」
  「是嗎?」原先靜靜聽故事的丹/麥開口了;他挑眉,說:「溫室裡的花朵是不會隨便跑來高緯國家的;因為,她一來早就被凍死了。」咧嘴:「告訴我,妳的國花是什麼?」
   灣娘心頭一震,沒想到北.歐有這麼一顆太陽;他不只驅趕走她心中的鬱悶,更溫暖她的心房。
  或許,許多人都因為商業利益而擁抱中/國的大腿,但仍有人是人同她的。她不是溫室裡的花朵,她不應該放棄、不應該妄自菲薄!她要向那些人證明!
  丹/麥伸手拿走一直握在灣娘手中的髮飾,別在毛帽上。
  米白色毛帽下,昂起一張漂亮臉蛋和滿滿的自信。

  「梅花。」

§

  註一:當初是在中國時報上看到的。(節錄:在哥本哈根發聲 台灣黑熊吸睛 2009-12-14 中國時報 【朱芳瑤/台北報導】 丹麥首都哥本哈根十二日舉行氣候變遷大遊行,台灣不缺席。十名台灣學子擔任青年環保大使,高舉看板「泡水的台北一○一」,疾呼抗暖化、愛地球。有趣的是,特別空運過去的台灣黑熊人偶受到熱烈歡迎,路人紛紛要求與黑熊握手、擁抱,還有許多國外媒體主動詢問。 )

  註二:也是在中國時報上看到的新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Ende》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嗯,這就是因為哥.本.哈.根氣候高峰會相關報導,而延伸出的神奇配對

丹老爺很可愛啊(咦?)
好想看灣穿冬裝,一定很很可愛(萌)

是啦是啦,我是臺獨派的啦!我真受夠大家忽視灣娘的行為。灣娘本來就是主權獨立的國家!

突然覺得all灣很棒(不過會寫到死吧(?)

軍事專政的上司因該知道我說誰吧
其實我還想把其他上司寫進來,最後還是算了

上一回 下一回


和作者及讀者交流→

回覆

小說更新時通知我!→

訂閱

閱讀完畢!給予評論→

寫得不錯!給予鼓勵→

評論

推薦

回覆:2013/1/18 上午 01:48:02  45 篇 by Clover 更新:2013/1/2 下午 12:35:00
13 訂閱
1 推薦

18 回待續|點閱:3544

 今天是什麼日子
→丹灣/溫室裡的花朵
 港灣/話語
 英英/缺角的幸福(上)
 英英/缺角的幸福(中)
 英英/缺角的幸福(下)
 日灣/青天白日
 耀灣/大紅燈籠高高掛
 白露/芭蕾 Ballet
 獨洪/Lcheln
 普洪/Prussian Blue
 西卡/銀紅花鏈(上)
 西卡/銀紅花鏈(下)
 六十而爾順
 法貞/calculation
 英灣/ 工夫下午茶
 英灣/ 禮物
 英灣/ 擲杯,要不要